<track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span id="dhdhd"></span></strike></track>

    <pre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/strike></pre>

    <pre id="dhdhd"></pre>
    <noframes id="dhdhd"><track id="dhdhd"></track>

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      文艺评论 | 穿越泥土的芬芳——读周美蓉力作《我的土地爷》

      2022-10-31 21:56:20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    ?李峰  

        轻轻撩拨光阴的七弦,落笔成泪——《我的土地爷》。西风起,日薄凉,可叹伊人思亲浓。

        痴心文学的周美蓉像皎洁的月亮,总是在梦中寻找着印象中的家乡。她的许多文章,透着一股泥土芬芳和山水灵气,饱含深情的文字酣畅淋漓地展露着她爽朗、爱憎分明的性格,和坚韧执着的精神、千回万转的柔情。

        当我的目光落到《我的土地爷》一文最后一行时,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读过许多作品,很少有人像周美蓉那样,以非凡的笔力将草根父亲的形象描述得如此伟岸和可敬。这样的草根既令人心酸,又值得人倍加珍惜,因为他和他们是无数个家庭的脊梁,是中华民族的脊梁。

        散文《我的土地爷》是周美蓉最近推出的一篇力作。作者以底层百姓对土地的深厚感情为主线,以插述、对比、白描、引用和夹述夹议的写作手法,将爷爷辈到父亲那一辈的苦难历史,周似海高超的劳动技能、对土地深沉的感情,以及周似海和土地关系的一波三折,描述得如歌如诉,似泣而又万分激昂。

        作者时而倾诉,时而赞扬;时而愤怒,时而感恩;时而痛苦,时而遗憾。文章语言时而似一溪春水,淙淙缱绻;时而像激情燃烧的斗士在演讲,在呐喊,在控诉;时而如一位孝女在坟头嘤嘤啼哭,音调却铿锵有力,以自己的坚强、感恩和思念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

        作者在文中用情很深,运笔娴熟,刻画细腻,描述的所有对象都非常饱满、鲜活,既彰显了她强悍的文字驾驭能力和深厚的文学底蕴,也突显出了书本知识和社会知识在她身上完美的结合。

        在文中,对于父亲周似海高超的劳动技能,作者这样刻画:“他耙的秧田像豆腐块一样平正,栽秧田经土地爷‘三犁三耙’揉合,泥巴像豆腐脑一样细腻温润。”

        对于父亲整旱地的技能,作者是这样描述:“土地爷整出的旱地,一块一块、一垄一垄,泥细如沙、四平八稳,像弹墨线一样规范。”豆腐块、豆腐脑、沙子、墨线,这些准确、形象的词语,将父亲对土地热爱的程度和非凡的劳动技能描述得非常生动,画面代入感非常清晰,一位正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农人好像就在眼前。

        为了使父亲高超的劳动技能具体化,下文将上文作了延伸 ,作者详述了一个酷热的夏日,父亲挥汗如雨耕作的场面,并深情地写道:“只见土地爷、犁、牛构成一组剪影,在水田里缓缓移动,烈日炎炎,空中热力膨胀,充满红光,充满希望,又充满无奈。”在此,她深情地赞美:“这正是表现我国农民勤劳坚毅、无私奉献,和对土地的深深依恋、对生活的苦苦追求,延续数千年农耕文明的精神写照。”一番感天动地的肺腑之言震撼人心!

        接着,作者插述了爷爷辈到父亲那一辈的苦难历史,从百多年前讲到了解放初期,强烈的对比,猛烈地控诉了万恶的旧社会,歌颂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,用铁证诠释了为什么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。文至高潮,作者用墨如泼,以大量的文字,深情地详述了苦难民众翻身当家做主的那种兴奋。其结论是:“仿佛眼前有一条金光大道,定能走出一个辉煌世界。”话语掷地有声。尽管百姓此时的生活条件依旧很艰苦,但是他们的心里踏实、满足和幸福。翻身解放的百姓,精神抖擞,满脸笑容。

        土地爷呵护土地,作者以白描的手法描述:“为了使田土变肥沃,农闲季节,他到深山老林把满山遍野的枯枝败叶壅堆烧成草木灰挑回家。春天,他上山打青,将嫩叶肥草割回来沤成天然肥料。土地爷走路遇见牛粪,用手捧到田里。在农民心目中,粪肥并不臭,并非脏东西。”呕心沥血的呵护,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,作者紧紧抓住这些异乎寻常的特点,将土地爷对土地爱入骨髓的形象描述得淋漓尽致,老农人顶礼膜拜土地的形象令人十分动容。

        当洪水淹没稻田时,作者这样描写:“中午时分,大半个砖溪洲没入一片汪洋,沿溪两岸满目疮痍,一片苍凉。土地爷站在他的头坝田田塍上,大有与田土共存亡的英雄气概。洪水淹齐腰了,他还站着一动不动。”文中带泪带血的字字句句,赫然显示着土地爷面对稻田被毁时,他的心里是何等痛苦,悲壮似大山之将倾,心碎如雷鸣电闪。见到如此凄惶的场景,有几人能不感同身受?有几人能心不颤抖?

        生产自救时,作者这样讲述:“整整半年,为了保住泥土,清理田里的岩石砂砾,土地爷坚持用团筛过筛,把石头上粘的泥巴抠下来,放到田里,绝不让一粒尘土浪费掉。”用团筛过筛,把石头上粘的泥巴抠下来,一个“筛”字,一个“抠”字,十分出彩的描述很好地表达了土地爷对土地爱的程度之深,令人震惊。

        文章临近尾声,土地爷在临终前,和他父亲一样只惦记着一件事:土地。当年,土地爷的父亲在弥留之际说:“我的光洋……买土地……”土地爷本人过世时,听到又要分田到户,凄凉、无奈地说:“土地神接我来了,再也种不了地了……”作者在此处怀着沉痛的心情继续描述:“说着,(土地爷)泪流满面。正是分田地的时候,土地爷走了,带着对土地的无限眷恋离开了这个世界。”作者笔下的农人对土地深爱的状态近似痴狂,催人落泪。

        《我的土地爷》演绎了农人在新旧中国不同的遭遇,真实再现了当年农人令人唏嘘的不同命运。周似海是千千万万苦难百姓的代表,是新旧社会人的命运乃至国运截然不同的见证者。他的人生是人类社会一段苦难历史的缩影。正是基于万千百姓的不幸,革命先辈们的浴血奋斗得到了他们的广泛支持,从而成就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。由此,文章主题得到升华。

        生长在苦难时代的周美蓉,从大山沟里走出来,当过演员,又是军嫂,是作家,还是湖南省花鸟画协会会员,丰富的生活阅历和知识储备,给她的文学创作插上了强有力的翅膀,所著颇丰。《我的土地爷》一文从她众多的作品中脱颖而出,令人惊喜。

        期待在不久的将来,周美蓉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和大家分享。

        END


    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      举报此信息
      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
      他把舌头伸到我私密使劲捣

      <track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span id="dhdhd"></span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pre id="dhdhd"></pr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dhdhd"><track id="dhdhd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