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span id="dhdhd"></span></strike></track>

    <pre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/strike></pre>

    <pre id="dhdhd"></pre>
    <noframes id="dhdhd"><track id="dhdhd"></track>

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湖南新闻

      湖南这位基层干部,手机里存着8400多个群众号码……

      2022-09-21 21:41:56  来源:湖南日报  作者: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    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

        湖南湘江新区行政执法局局长陶湘闽

        把百姓急难愁盼放进心间

        为民服务“随时在线、超长待机”

        请看——

        8400多个电话号码背后


        在基层工作了26年,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、湖南湘江新区行政执法局局长陶湘闽的手机通讯录里,有8400多位是群众。

        这些号码,时常闪烁在陶湘闽的手机屏幕上。号码的主人,许多曾与陶湘闽有过剑拔弩张的时刻,最终成为推心置腹的朋友。

        树木之所以参天,是因为根须深植。8400多个群众的电话号码,是陶湘闽作为公务员和群众“想在一起、干在一起”的密码,是“离群众更近一点”的情怀,是“把事业看得更重一点”的担当,是“以民为本、以民为贵”公仆本色的生动诠释。

        9月12日,长沙市岳华路一瓶装燃气站点,湘江新区行政执法局局长陶湘闽(左一)对燃气站监管工作进行抽查。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田超 摄

        “有事随时打我电话”

        2011年,陶湘闽从宁乡沙田乡调任长沙高新区麓谷街道,历任街道主任、党工委书记。

        飞速发展的麓谷街道,曾伴随着重重矛盾。不同的征拆安置模式,遗留下许多复杂问题,阻工、闹访曾时有发生,拆迁一度停滞。

        街道、社区干部一户户上门做思想工作。可是,白天上门,老百姓关门;晚上上门,老百姓关灯。

        被群众架到对立面上,陶湘闽心里堵得慌。他一咬牙:搬家!“成了邻居,至少能讨口茶喝,拉拉家常。”

        他从单位的宿舍搬出来,辗转租住多个小区。哪里矛盾多,就搬到哪里去。

        2015年3月,和馨园小区引起了陶湘闽的注意。这里安置了7个村5000余位被征地农民。

        此前不久,他刚用“优拆先安”和“摇号”的方式,解决了分房难题。可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,拆迁公平遭受质疑,小区治理困难重重。

        举家搬迁,一番折腾。陶湘闽又一次和征拆居民、上访群众做起了邻居。

        到小区后,陶湘闽设立了“陶书记工作室”,每周固定与群众集中对话。

        “有事随时打我电话!”第一次集中对话,陶湘闽主动公布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        拆迁户刘姐对这串数字烂熟于心。

        “拆迁不公平!你们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?”打第一个电话时,刘姐很不“客气”。

        第二天,陶湘闽出现在刘姐家门口。半天时间里,他把拆迁政策向刘姐细细地解释了一遍,严肃保证:“这杆公平秤,经得起复秤!”

        起初,刘姐将信将疑。打电话次数多了,刘姐心里有底了。一拨这个号码,不是陶湘闽上门,就是社区干部现身,答疑解惑、处理问题。

        一天,来汇报工作的和馨园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汉晋告诉陶湘闽:刘姐得了白血病,正在治疗。为了治病,家里卖了两套房。

        陶湘闽心头一惊。他知道,刘姐的丈夫几个月前因病去世。沉默片刻,陶湘闽对张汉晋说:“组织一下捐款。”

        奔走呼吁,筹到了11万元。去送钱的时候,陶湘闽却选择“隐身”,只是嘱咐几位社区干部:“送到手里,让她安心看病。”

        陶湘闽常说自己做的事,“并不惊天动地,也无需生死抉择”。但面对群众,他总能用最温暖的情怀去体会,用最宝贵的真诚去理解。

        为网上实名举报过自己的艾大姐解决拆迁遗留问题,和经常上访的邻居吴大哥成为诗友……从麓谷街道到东方红街道,7年里,陶湘闽8次搬家,为群众办实事、解难题1200余件,被亲切地称为“邻居书记”。

        “小范跳舞跳得好,耀哥性格蛮猛,金泉现在当老板了……”如今,陶湘闽总能准确地说出号码主人的特点。

        “朋友圈”越来越大,家人的“抱怨”也跟着多了。

        “电话经常占线,凌晨一两点还盯着微信,想说句话都说不上。”妻子周艳说。

        儿子也“抗议”:“能不能不搬家了,刚交了朋友又要走。”

        陶湘闽有一套理论:革命年代,行军打仗要想取得胜利,指挥官不能干坐后方“盲”指挥、“瞎”指挥,要到听得见炮声、看得见硝烟的战场上,共同面对枪林弹雨,才能无往而不胜。

        “不和群众打交道,怎么‘听得见炮声,看得见硝烟’?”“换个地方,就能交到更多新朋友啦!”陶湘闽安慰妻儿。

        “留了号码,我跑不了、躲不了”

        2018年11月26日,已经调任长沙东方红街道的陶湘闽正准备去开会,接到电话:“麓谷小镇几百位业主因房屋质量问题,聚集在开发商总部维权,情况紧急!”

        调转车头,陶湘闽20分钟赶到现场。

        大堂内,里三层外三层,黑压压全是人。音调越来越高,空气一点就燃。

        天气已经转凉,企业负责人却一直擦汗。

        陶湘闽深吸一口气,走上台:“我是东方红街道党工委书记,请听我说几句!”

        台下,业主代表叶加福看着个子不高、其貌不扬的陶湘闽,喊了一句:“叫更大的领导来!街道书记,能解决什么问题?”

        “对!”大家情绪激动。

        “大家的心情我理解。可就是找再大的领导,问题还是要交到我手里来解决,还不如直接对我说。”陶湘闽问,“谁来说?”

        几位业主代表迟疑一会,开始表达诉求——

        “说是‘高大上’的装配式建筑,到手的房屋却渗水、开裂,一堆问题。”

        “辛苦赚的钱搭进去了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入住!”

        陶湘闽现场承诺:两个月,完成整改!他又一次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,现场拉了个“陶书记直通群”。微信群500人的限额,很快就满了。

        一部分业主加了群,离开了。还有一部分业主不愿走:“等会你拍屁股走了,我们找谁去?”

        “就在街道上班,留了号码,我跑不了、躲不了。”陶湘闽劝大家,“问题已经发生了,关键是怎么解决。耗在这里办不成事,影响生活,不如回去好好商量一下……”

        第二天,陶湘闽就和企业负责人一起搬进了麓谷小镇,召集包括叶加福在内的业主代表开会。

        这一次,陶湘闽问得更细,哪一层、哪个角落,出现什么问题,都一一记录、梳理。然后把整改要求精确到天,定下规矩:每天要在“陶书记直通群”里公布进度。

        叶加福后来回忆说:一开始心里还嘀咕,这人可能在“作秀”,可后来这架势,看是来真的。

        果然,几乎每天下午两点钟,陶湘闽都会雷打不动出现在小区会议室里,和业主代表见面。

        连续54天,没有周末和节假日。每天平均3次调度,每周一封公开信,督促企业整改了4236个问题。小区还成立了党支部、业委会,实现由“乱”到“治”。

        叶加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看陶湘闽的眼神,多了几分敬佩。

        这几年,叶加福时不时给陶湘闽打电话:“来我屋里吃饭不?”

        陶湘闽老说“忙”“没时间”。不过挂电话前,他都会问问:“福哥,最近还好吧?小区挺好的吧?”

        9月12日,长沙市谷丰中路,湘江新区行政执法局局长陶湘闽(前)在了解为莲花镇送水(保障居民基本生活用水需求)的情况。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田超 摄

        “老百姓愿意打电话来,是种肯定”

        担任长沙高新区住建局局长后,陶湘闽了解到,由于高新区保障房建设滞后,8000多名被征地农民翘首期盼安置,却不得不长期在外租房。

        陶湘闽坐不住了:村民们必须尽快住进保障房。房子的品质,要媲美商品房。

        连续两个月,陶湘闽带领团队走访拆迁群众,组织召开恳谈会,邀请群众做“设计师”“项目经理”。每个楼盘从开始设计到定下方案,要开20-50场会,从下午开到凌晨是常态。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的某一天,陶湘闽的手机又一次响起。

        对方是三益家园二期的业主代表,在电话里对陶湘闽说,自己设计的方案比原方案更好。

        “专家研究、设计的,还比不上你的?”陶湘闽有些不服气,但还是让对方把设计方案发过来。

        点开微信新消息,是手绘的草图。

        陶湘闽发现,这份方案确实有一些可取之处——门厅更大气、采光更好。

        重新开了4次会,一份更完美的设计方案终于出炉。

        项目设计团队负责人吕桦叫苦不迭,开玩笑说,要把陶湘闽拉入合作“黑名单”。

        “老百姓愿意打电话来,是种肯定。说明他们相信我们嘛。”陶湘闽哈哈一笑,“答好这些‘附加题’,工作才做得好。”

        群众住上了满意的房子,陶湘闽又琢磨着,要把物业管理跟上。

        长期住安置房的他,对物业的“痛点”门清。过去,一方面,政府掏钱交物业费,干好干坏一个样,服务质量没保障。另一方面,商业运营由少部分业主代表负责,经营不专业,收益远低于预期。

        与物业公司沟通,和群众代表座谈,调研“取经”……一个多月后,陶湘闽和团队探索出更符合商业逻辑的新模式——引进大型物业服务公司,将商业运营“打包”管理,每年向业委会交纳一定租金收入,结余部分为纯利润。

        “能实现政府、物业公司和居民共赢。”陶湘闽算了笔账:园区16个保障房项目,商业培育成熟后,每年能为财政节支8000余万元。

        “商业街不再乱糟糟。小区人车分流,小孩在外面耍,大人放心。”家住桥头家苑的侯女士很满意。

        半个多月前,陶湘闽调任湘江新区行政执法局局长。

        消息一传开,某楼盘“保交楼”微信群里炸了锅。

        “陶局您清楚情况,能不能留下”“要继续为我们做主啊”……群里一下冒出几十条信息。

        面对挽留,陶湘闽向湘江新区党工委、管委会主动请缨:希望继续担任“保交楼”专班负责人,直到如期保质交楼。

        陶湘闽的请求被批准,有人自发地把微信名改成“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陶局”。

        这,就是老百姓眼里心里的陶湘闽。

        来源 | 湖南日报·新湖南客户端



    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      举报此信息
      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
      他把舌头伸到我私密使劲捣

      <track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span id="dhdhd"></span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dhdhd"><strike id="dhdhd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pre id="dhdhd"></pr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dhdhd"><track id="dhdhd"></track>